钱柜娱乐



www.qftyjx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麻辣小村姑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统领
(女生文学 www.qftyjx.com)        夜空里传来三声夜枭的叫声,两短一长,在这将亮未亮的天色里,让人不禁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男子背伸着手掌,纂了下拳头,夜枭声随即不见,只听见肃飒的风声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官道,赫然是去柳河村的路,柳絮这才惊觉,二人所处的山上,竟然就是柳河村所处的山脉,自己这个脸可丢大发了,自己一个本地人,却需要一个外地人领路走出来。

    柳絮对男子道:“咱们就此别过。你不必担心我将你的行踪告诉其他人,你与我,你是大象,我是蚂蚁,踩死我易如反掌,我还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燕北未置可否,柳絮将他扶到路边的一株大树边,这才放开了男人的腰,当先向西方走去,渐渐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男人眼色如墨,嘴角竟然上扬了一个弧度,轻叱一声道:“小狐狸,你的家在东边,却偏往西边走,是怕我去找你吗?”

    燕衡带着八个人从树林中闪现出来。

    八个人,墨绿色的衣裳,黑色的莽带,黑色的皂靴,胸前绣着一幅黑色鹰击长空图,外罩黑红色的斗篷,很是威武。

    八人上前,向燕北抱拳施礼道:“统领大人金安!”

    燕衡则心疼的看着主子身上的伤,疾色道:“安什么安,夜五,快给主子看看伤,早知道如此危险,我就不去找你们,而是陪着主子......”

    这些九王爷的虾兵蟹将,武功不是主子的敌手,算计更是远远不及主子,所以主子让他离开汇合鹰八卫的时候,他并未在意,哪成想就是这么一疏忽就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燕北摇了摇头道:“没伤着根本,不碍事,休养些时日便好,消息都散出去了?”

    燕衡一脸忧色的施礼道:“回主子,经上元节这么一闹,九王爷想瞒也瞒不住,想来消息已经快马加鞭的传回京城。主子,下步我们该如何行动?”

    燕北轻眯了眯眼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:“现在要做的,就是将八百鹰卫从京城调过来,蛰伏于各处,等待事情发酵,九王爷,就会如坐针毡,忍不了多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傲倪的环视了八人,肃然道:“八位百户,可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八人同时抱拳施礼,齐声答道:“定不辱命!”

    八人分别报了各自的计划,燕北满意颔首。

    待八人离开,燕衡将一只荷包敬给了燕北,说道:“主子,小的在江阴城西买了个新庄子,新庄主是一个六十岁的老鳏夫康员外,这是新的面具,可供主子蛰伏。”

    燕北眉毛紧紧蹙起,或许因为面部表情大了,戴的又是人皮面具,使得一条眉毛高、一条眉毛低,看着有几分违和,面具的主人却浑然不知,嘀咕道:“六十岁?还是个鳏夫?”

    燕衡看着燕北脸上的人皮面具,心道,幸亏平日里主子是个“面瘫脸”,若是不小心表情动作大了,难免会有纰漏。

    见燕北询问,以为他是嫌弃新面具是个一脸皴皮的老头儿,忙解释道:“主子,扮作六十岁老翁是因为老人皮肤松驰,多生褶皱,主子戴上以后可以不必总板着脸,喜怒可显于表情,没有诸多限制,至于鳏夫,是因为、是因为主子爱恬静,小的怕女人们鸹臊,败了主子的兴致......”

    关于扮做老翁的原因燕衡可以侃侃而谈,至于鳏夫,燕衡实在不敢多说,主子除了爱静,还不近女色。

    在侯府出事之前,燕北是近女色的,而且“近女色”近的京城闻名,谁不知道他有个温柔活泼的小表妹?二人青梅竹马的长大,只要没事,燕北便去买糖葫芦、蜜饯、糕点、新鲜玩具,一买就买两份,一份给表小姐谭淑慎,一份给二少爷燕南。

    糕点金丝糕、白玉糕,白玉糕最初是谭淑慎爱吃的,白玉糕是燕北爱吃的,因为总买着和燕南一起吃,所以最后反而都成了二少爷燕南的最爱了。

    两家主母因是姨表姐妹,孩子又交好,自然更是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谭父是文官出身,原本外放为官,任七品都御史,后凭着燕家侯府的势力,一路升迁至京城四品左佥御史。

    侯府被九王构陷,谭父明哲保身,闭户不出,连侯爷夫妇的尸首都没敢去收,可以说是生性薄凉、胆小至极,后来还是侯府的岳家剑鹰宫姜家将尸体抢了出来安葬。

    燕衡偷窥主子神情,见主子的面色淡然,这才心下稍安,将面具从荷包里拿出来,瘫在手心呈现给主子观瞧。

    燕北颇看着手心里的一瘫面皮,果然如燕衡所说,褶皱丛生、沟壑遍布,像极了被啃了桃肉剩下的胡儿,一条条的深沟。

    人若顶着这张面皮出门,别说喜怒哀乐的表情,就是苍蝇怕是都不敢落在上面,怕落在上面把胯骨崴折了。

    燕北再次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燕衡心里泛起了嘀咕,以为燕北一个十八岁的俊秀少年,不愿意装扮成六十老翁,从怀里又拿出一张面具来,小心翼翼解释道:“主子,这是一张俊秀书生的,面容白晰,只是主子以后还要不苟言笑,我可扮做您的书童......”

    燕北斜着眼看着燕衡,一脸嫌弃道:“你哪里像书童?”

    燕衡一脸的尴尬,想要解释自己也可再戴一张面具、装得斯文些。

    燕北已经不容他细说,一脸沉思道:“九王府不都是酒囊饭袋之徒,人皮面具再精致,人的表情也会僵硬,发现是迟早的事情......”

    燕衡眨了眨眼,不明所以,人皮面具再怎么不好,不也帮着主子当“丛南”这么长时间吗,而且还耍得九王爷团团转,一路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燕衡伸出手来,在耳后摸索片刻,用力一撕,将“丛南”的人皮面具一把扯了下来,露出了下面那张俊秀的面庞,似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,一本正经的对目瞪口呆的燕衡道:“走吧,我们蛰伏去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柳絮走到家的时候,天色已经隐隐发亮,换了件衣裳,洗了把脸,直接奔向牛伯家,坐着牛车立即回江阴县,免得刘氏娘三个担心。

    黄家布庄内,刘氏娘三个的眼睛都是红肿的,站在门口望着左右路口方向,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大步流星赶回来的孙银彪。

    刘氏激动的迎了上去,眼睛充满希冀又小心翼翼道:“可、可有絮儿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孙银彪尴尬的摇了摇头道:“婶子, 我已经将镖局的兄弟们都派出去了,应该能找到絮儿,你别太担心了......”

    刘氏身子一栽,孙银彪忙伸手扶住,刘氏不好意思的拂开了少年的手,深施了一礼,感激涕零道:“孙副镖头,你我萍水相逢,昨夜您不仅救了我们一家三口,现在又帮着找寻絮儿,这让我、让我如何报答您的恩情才好......”

    孙银彪忙掺起刘氏,客气道:“路遇不平,拔刀相助,乃吾辈本色。我前来就是告诉婶子一声,城门马上开放,我带着人出城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将刘氏送回黄家布庄,孙银彪焦急的赶往城门汇合,要出城去搜寻柳絮。

    怕刘氏担心 ,他并未对刘氏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经打听那夜巡街的捕快得知,那日掳走柳絮的黑衣人,是官府通缉的的要犯丛南,九王爷秘密抓捕之人,其价值远远高出悬赏的赏银一百两,之所以放一百两,只是不想让太多的人探纠里面的内幕而矣。

    抛开丛南对九王爷的重要性不提,就是冲着通缉赏银,柳絮被丛南灭口的可能性极大吧。

    孙银彪不愿往最坏处想,这种念头却不由自主的往脑子里跳,一会儿是柳絮鲜血淋漓的样子,一会儿是柳絮衣裳不整的样子.....交相汇织的景像,让孙银彪血脉贲张,恨那个叫“丛南”的男人,更恨自己不争气,眼睁睁看着柳絮被掳走而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城门缓缓而开,“吱咔咔”的门轴声如印在人的心上,让人更加的烦闷。

    孙银彪带着十几个镖师,骑上大黑马,踏过城门。举起马鞭,刚要策马喊“驾”,只见一个老汉将牛车傍在城门右侧,背对着几人,呼唤着牛车上一人道:“柳絮,柳絮,别睡了,到县城了。”

    孙银彪喉咙的“驾”字硬生生吞了回去,骑马走到牛车前。

    只见牛车上一团大棉被中,缓缓的伸出一只小手,随即下拉棉被,露出一颗小脑袋来,打了一个长长的、大大的呵欠,抻了一个颇为雄浑的懒腰,右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,竟是牛车车旁十几骑高头大马,上面坐着十几个身材健壮的汉子。

    汉子们动作划一,眼色惊奇,目不转惊的盯着牛车上狂放的伸着懒腰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害得柳絮登时石化在牛车上,打到一半的呵欠又给咽回去了。

    孙银彪站在汉子的最前方,见探出头的果然是柳絮,脸上绽出十二分的惊喜来,急忙跳下大马,欣喜笑道:“你竟然安然无恙?”

    柳絮摸了摸被自己窝成鸡头似的头发,后知后觉,如泥鳅般的再次钻进了被子里,如小猫洗脸般,用唾沫抹去了眼屎,干洗了把脸,又顺了顺头发,这才一脸难为情的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跳下马车,对着孙银彪施了一礼道:“我自然安然无恙,多谢副镖头关心。”

    孙银彪脸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脸,几乎咧到了耳根儿。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麻辣小村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麻辣小村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麻辣小村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麻辣小村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